欧洲多国又现“负电价”,电力公司居然还能赚大钱,消费者能获益吗?

发布时间: 2020-05-11 09:07:50   来源:  作者:

  2020年,见证历史的一年!

  继WTI原油期货价格一夜暴“负”,芝商所开始为天然气期货合约价格和期权合约行权价格为负值做准备之后,“负电价”也来了。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自今年3月实施封锁政策以来,法国、德国、比利时等欧洲国家均出现了负电价。据当地媒体报道,在德国,仅今年第一季度已有128小时处于负电价状态。EPEXSpot SE交易所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欧洲(期货)平均电价同比下降了约23%。

  “负油价”后,天然气价格也可为负了!

  据期货日报报道,当地时间5月7日,芝商所(CME Group)发布公告称,旗下纽约商品交易所有限公司(NYMEX)正采取措施,允许部分天然气期货合约价格和期权合约行权价格为负值,自5月17日开始生效(5月18日为交易日)。在准备就绪的前提下,如果市场条件允许,交易所将在生效日或之后为这部分天然气合约的负价提供支持。此外,部分精炼能源产品的期货合约也将被允许进行负价格交易,生效日同样是5月17日。这些引入负价格机制的合约将在5月11日的新版本中供客户测试。据公告显示,涉及的天然气期货品种包括LNG Japan/Korea Marker(Platts)Futures、Gulf Coast LNG Export Futures、Dutch TTF Natural Gas Daily Futures等,精炼能源产品的期货品种包括喷气燃料、超低硫柴油、固定税公路柴油期货等。但全球天然气交易价格基准、亨利港天然气期货(代码NG)未在其中。

  有了此前“负油价”的经历后,不少银行都针对芝商所此次允许天然气期货与期权价格行权价格为负值的措辞提前作出相应行动。据了解,民生银行4月27日上午9:00起暂停账户能源原油全部产品的开仓交易,4月28日上午9:00起暂停账户能源天然气的开仓交易,所有账户能源的平仓交易按正常业务时间交易。工行自4月28日上午9:00起,暂停账户原油、账户天然气、账户铜和账户大豆全部产品的开仓交易,持仓客户的平仓交易和已经预设的转期,以及连续产品份额调整均不受影响。浦发银行从4月28日8时起,暂停账户铜、账户大豆产品的开仓交易(市价、挂单开仓交易均无法成交),合约到期后无法展期。现有持仓客户的平仓交易不受影响。建行4月29日9时起,暂停账户铜与账户大豆品种月度合约的开仓交易,持仓客户的平仓、即时换仓及预设的自动转期交易不受影响。

  事实上,受市场波动影响,芝商所近期频频发布结算价调整公告,允许为多个产品的期货与期权合约行权价格为负值。

  疫情导致供需失衡,法国、德国等欧洲国家出现负电价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自今年3月实施封锁政策以来,法国、德国、比利时等欧洲国家均出现了负电价。据当地媒体报道,在德国,仅今年第一季度已有128小时处于负电价状态。EPEXSpot SE交易所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欧洲(期货)平均电价同比下降了约23%。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能源经济与能源政策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林伯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疫情期间欧洲之所以出现负电价,是因为电力需求下降,而供给停不下来,电力又缺少储存的空间,所以导致了此现象。同时,林伯强解释,此前欧洲出现负电价的现象并不少见。欧洲多国利用可再生能源发电,其边际成本较低,在这种情况下,可再生能源发电与负电价或长期共存。

  据国际能源署(IEA)发布的《全球能源回顾2020:新冠肺炎危机对全球能源需求和碳排放影响》报告,今年第一季度,防控措施导致欧洲电力需求下降了20%,法国下降了至少15%,德国下降了近10%。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助理教授吴微向记者进一步解释称,供需失衡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欧洲电力市场采取即时平衡的政策,且采用竞价上网的机制。他介绍,电力的供应与消费是即时平衡的。在没有大规模储能装置的情况下,用户每消耗一单位电力,发电厂必须同时发出等量的电。同时,电力需求又在时刻发生着变化。正常情况下,高峰时段的负荷需求是低谷时段的数倍。而电力系统的电源装机又需要按照满足高峰负荷的需求而准备,这就导致在用电低谷时会有大量的电源处于闲置状态。此前,部分过剩的电力能够通过欧洲大电网消化,但是目前欧洲整体电力需求较低。

  在电力市场的运行机制方面,欧洲普遍采取的是竞价上网的机制,即不同的电源之间相互竞争,报价最低的电源会优先进行交易。在用电低谷时,由于电力市场的供给远远高于需求,就有可能出现极低的交易价格,甚至是负电价。

  吴微补充道,欧洲各国普遍建立了较为完善的电力金融市场。对于大型的发电企业,往往会在电力远期或期货市场提前锁定卖出价格,电价波动的风险其实已经转移给金融市场的其它参与方,当出现负电价时,发电企业仍然能够以较高的价格卖出电力。

  清华海峡研究院智慧能源中心主任廖宇对记者表示,当电力供大于求时,解决办法主要有两个:停止发电、采取负电价,前者往往会带来更多的损失。从成本收益的角度来看,电力发电的综合成本包含边际成本与运营成本两部分。施行负电价,虽然边际成本为负,却减少了运营成本的损失。如果从综合成本来看,电力供应商损失并不会太大。“目前欧洲多国出现负电价,其实是短期离散的表现,中长期来看,不必过于担心。”他说。

  2007年,德国日内市场首次引入负电价,后于2008年在日前市场引入负电价。目前,加入EPEX的四个国家(法国、德国、奥地利、瑞士),以及比利时和荷兰在其电力市场规则中允许出现负电价,欧洲其他电力市场不允许批发电价跌至零以下。

  消费者真的能从中获益吗?

  那么,欧洲消费者真的能从中获益吗?

  廖宇认为,对于电力供应商、电力公司和消费者而言,影响均不会太大,电力期货市场的投机客的利益最有可能受损。从中长期角度来看,电力价格仍将为正,电力供应商和电力公司仍会有可观的利润。

  他向记者解释,在德国,用户一般与售电商签订售电服务协议,协议期限通常是一年,给用户的电价在协议期限内是固定的。售电商代表用户到市场上参与电力买卖交易,在批发电价基础上加上输配电价、税费,与用户电价并不发生联动,因此个人用户难享批发市场负电价。

  在廖宇看来,在以市场主导的欧洲电力市场中,需要警惕的不是负电价,而是正电价。如果电价一旦暴涨,消费者便会买不起电,或者买到的价值与价格不相符。市场价格还会被人为操纵,出现徇私舞弊等现象,扰乱电力市场。

中国电力网官方微信

      关键词: 电价

主办单位:中国电力发展促进会
网站运营:北京中电创智科技有限公司  国网信通亿力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服务热线:400-007-1585      在线投稿
《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编号:京ICP证140522号 京ICP备140131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