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企业垂直一体化是毒药还是良药?

发布时间: 2020-04-14 09:12:20   来源:索比光伏网  作者:

  光伏企业的老板们都有一颗想当老大的心,而垂直一体化则是实现这一梦想的捷径。为了实现快速扩张,光伏龙头企业都选择了垂直一体化的道路,而垂直一体化,如同一把双刃剑,有利有弊,它可以让你快速扩张,一荣俱荣;它也可以吞噬你,一损俱损,同时,垂直一体化还将造成企业在光伏产业四面树敌。掌舵者如果不能控制内心的膨胀,垂直一体化就像配资炒股,一个波动龙头企业就会被强制平仓。

  一、尚德施正荣:催生一个产业,然后出局了!

  在光伏行业,要说扯着蛋的光伏企业家,施正荣说他第二,没人敢说第一。施正荣催生了一个行业,在2005年一度成为中国首富,最后却被迫离开其经营的无锡尚德,其中充满了怎样的恩怨情仇。

  施正荣所缔造的无锡尚德,不仅长期是无锡市的一张城市名片,而且是中国光伏行业的龙头级企业。

  2000年,37岁的施正荣以“海归”的身份回到国内,他想开发一个叫“光伏发电”的项目。他对于这个项目很有把握,留学澳大利亚时师从“世界太阳能之父”、2002年诺贝尔环境奖得主马丁格林教授,并且于1991年以多晶硅薄膜太阳电池技术获得博士学位。不过他没有启动资金,他的个人储蓄只有40万美元,而启动项目需要800万美元。因此,他必须找到一个财大气粗的合作者。

  回国后,他就马不停蹄地寻找这位贵人,目标主要锁定为各地市政府。他先后拜访了上海、山东、辽宁、浙江、江苏等地的七八个城市,遇到管事人就讲:“全世界太阳能技术第一流的专家就是我,给我800万美元,我给你做一个世界第一大企业。”

  连吃闭门羹,一再被视为“骗子”,这并没有阻止施正荣寻找贵人的脚步,而上天也终于为他打开了通天之门。

  2001年1月,在无锡市委的主导下,无锡小天鹅集团、山禾制药、无锡高新技术风险投资有限公司等8家企业,以摊派方式筹集到600万美元,与施正荣合创无锡尚德太阳能有限公司。施正荣本人则以40万美元现金和作价160万美元的技术入股,获得了25%的股份。

  开始的三年,尚德虽然在技术上持续向好,但却发展艰难。当时市场非常狭小,光伏电价又太昂贵,施正荣带着团队一直苦熬着。

  2004年,随着欧盟多国补贴光伏发电,光伏电池市场井喷。尚德因为布局早、技术领先、规模够大成为接单侠,开始了不可思议的高成长。

  2005年,施正荣谋求将尚德推向资本市场。此前,他在无锡市委、市政府的支持和协调下,让国有股东们在获得几倍至十倍以上的投资回报后退出。12月14日,尚德终于登陆美国纽交所,股价当天即从15美元涨到21.2美元,最高时上冲至80美元。而施正荣本人也从一个技术专家华丽转身为“中国首富”,身价超越前一年的财富英雄荣智健和黄光裕。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人们一看光伏行业这么赚钱,蜂拥而入,一座座光伏园也在中国许多城市建立起来。这导致了两个严重后果:一是人们纷纷争夺原料多晶硅;二是同行开始狠打价格战。

  争夺多晶硅

  施正荣判断,十年之内,多晶硅的价格不会跌破100美元/公斤,于是与全球十大硅片供应商之一的MEMC,签署了一份为期十年、单价为80~100美元/公斤、总价值60亿美元的硅片供应合同。此后,他又签署了大约10亿美元的类似合同。

  接下来的剧情就和英利差不多了,多晶硅价格暴跌,公司资产不断被掏空。为了止损,尚德在2011年以2亿美元的“分手费”,终止了这些倒霉合同。

 

  ▲图注:多晶硅价格走势图

  除了这一决策失误外,施正荣还犯了另一个巨大失误。2007年5月,他计划投资3亿美元兴建薄膜电池基地,以摆脱单纯依赖多晶硅项目的局面。然而当多晶硅的价格从每公斤500美元跌到50美元以下后,他又叫停了该项目,并另投资26.8亿元,将其改建为晶硅电池生产基地。一前一后,尚德损失了近5000万美元,折合约3.5亿元人民币。

  到2011年,随着欧盟对中国光伏企业展开“双反”调查,尚德重亏的事实开始浮出水面,之后越发严重。2013年3月4日,尚德内部还上演了宫斗戏,施正荣被董事会罢免了董事长职务。3月13日,尚德又公告不日将关停美国亚利桑那州Goodyear组件工厂,而前不久它还关停了无锡尚德P2工厂。种种利空之下,3月14日到15日,尚德股价暴跌了38%,收盘价跌破1美元至0.67美元,市值仅剩1.5亿美元。

  面对危局,国开行和无锡市委要求施正荣以个人资产做担保拯救尚德,而施正荣拒绝了。

  2013年3月20日,无锡市政府紧急组成破产重组领导工作小组,接管尚德日常管理工作,以控制情况进一步恶化。

  如今,尚德经过破产重组获得了新生,但是也无法再次书写传奇,而施正荣却成为了一个遥远的传说。

  二、彭晓峰:曾经的新能源首富却被红色通缉令全球通缉!

  2007年32岁的彭小峰以身家400亿登上胡润中国富豪排行榜,与许家印、荣智健并列第六成为中国最年轻的百亿富豪。而如今这位财富英雄被红色通缉令全球通缉比贾跃亭还惨。

  财富幻梦

  光伏,太阳能光伏发电系统,晴天的时候,它源源不断地贡献电量,阴天的时候,它的发电量急剧下降;鼎盛周期里,它“捧红”了两位国家级首富(施正荣、李河君),衰退周期里,它又猛地将他们摔下神坛。

  这个如梦幻又似泡影的行业,造富了一大批人,又留下了一个个兴衰的故事。

  彭小峰的故事,是其中最曲折的一个。他两度起落于光伏,一次是光伏制造,一次是光伏融资,光伏令他身家百亿,又让他负债累累。

  中国的光伏行业发端于2000年前后,在2004年因欧盟光伏市场井喷成为风口,行业龙头尚德更于2005年底登陆纽交所,其创始人施正荣则问鼎“中国首富”。

  风起之初,彭小峰就被吸引了,那年他刚28岁,已经是个亿万富翁,光伏则让他的身家翻了百倍。

  彭小峰是江西安福人,生于1975年,毕业于江西外语外贸职业学院,毕业后进入一家外贸公司。彼时出国留学正热,他也想留学,但没有那么多钱,于是带着2万块钱到苏州创业,希望尽快挣出学费,结果留学没成,“学费”挣了上亿。

  彭小峰做的是安全防护用品,比如工用手套、服装、眼镜等。速度与规模是做这种生意的要诀,彭小峰擅长于此。创业7年后,他就把公司做到员工近万人,出口额超10亿,在亚洲同业中规模最大。

  2003年,彭小峰去欧洲出差时发现人们在热议新能源,太阳能光伏尤其受到追捧,次年,欧盟更推出光伏发电补贴,直接刺激中国光伏产业崛起,行业先锋尚德、英利等实现爆发式增长。

  但彭小峰发现当时的中国光伏产业存在明显缺陷:企业大都做光伏电池,不做上游的原料——多晶硅,原料基本依靠进口,且由于供不应求,价格持续上涨,老外们大笔捞钱。

  彭小峰认定这是一个多年不遇的好机会。

  机会虽好,但投资太大。彭小峰想做一个5亿的项目,他只有3亿,缺口太大。思来想去,他找到了地方政府。

  2005年4月,彭小峰联系上江西新余市时任市长汪德和,后者正因该市钢铁产业饱和而苦恼不已。彭小峰力谏汪德和扶持自己做多晶硅,汪德和问他打算做多大,彭小峰回答“第一年做亚洲最大,第二年到美国上市”。汪德和很欣赏彭小峰的气魄,当场拍板“我全力支持你”!

  有了这句话,7月,彭小峰正式创立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公司,LDK是其英文名“Light DK Peng”的缩写,意思是“超越光速”。

  彭小峰确实做到了同行们难以企及的速度,他一口气买下数千万美元多晶硅片生产设备,只一年就把产能做到了100兆瓦,又很快做成200兆瓦,占全国多晶硅市场产能的80%,同时问鼎亚洲之巅,完全是一副气吞山河的态势。

  在庞大产能和漂亮营收的支持下,2007年6月,彭小峰带领赛维LDK登陆美国纽交所,创造了当时中国企业在美的最大IPO纪录,上市当日市值就超过190亿元人民币,此后几个月一路飙涨,使持有72.13%股权的彭小峰身家一度接近400亿元,成为“中国最年轻的百亿富豪”。那一年,他才32岁。

  功成名就的彭小峰并没有停下来享受一下,他不抽烟、不喝酒,不去夜店,吃饭简简单单,最爱唏哩呼噜地吃面,他也很少参加论坛或节目,全部心思就是创造更快的发展速度。到2010年,他将赛维LDK的产能做到2000兆瓦、营收200亿元,体量位居全球第一。

  然而,这个鲜衣怒马、一路高歌的财富青年,却迎来了命运的转折。

  当时,中国光伏产业主要依靠出口欧美市场,但2011年开始,欧美先后对中国光伏企业展开反倾销、反补贴调查,国外市场急剧萎缩,企业苦不堪言,体量越大者麻烦越大。

  2012年,由于彭晓峰的光伏全产业链布局:硅料、硅片、电池、组件都大手笔布局,赛维LDK的负债总额攀升至270亿元,公司开始大裁员,被拖欠货款的供应商纷纷登门讨债,场面比乐视还过激。

  为平息局面,彭小峰被迫辞职,善后工作由当地政府接手。

  当地政府维持了两年,也解决不了债务问题,只好运作赛维LDK破产重整。而在此之前,彭小峰曾与许多债主签署了连带清偿协议,一家美国债主便以此为由,于2014年将彭小峰告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要求其个人破产。

  于是,呼啸而来的财富又这样呼啸而去,宛如一场幻梦。

  三、隆基能开创传奇吗?

  新晋光伏龙头隆基从单一的单晶硅片生产企业发展到硅片、电池、组件、电站垂直一体化光伏企业,春风得意,一路势如破竹,版图不断扩大。为了挖宽挖深护城河,隆基在2019年的投资更是高达300亿(公开资料整理)。

  

 

  隆基在其传统强项硅片端,2020年将实现80GW的产能,而根据公开资料整理,隆基规划的产能已超过133GW,仅仅云南一个地区的单晶规划产能就有84GW。

  

 

  可以说,隆基目前在硅片端已经没有对手了,中环虽然规划产能有55GW,但是和隆基的133GW的规划产能相比,也已经只是隆基的零头了。2019年隆基在硅片端的疯狂扩产,似乎在为未来的单晶硅片价格战做准备。

  

中国电力网官方微信

      关键词: 光伏

主办单位:中国电力发展促进会
网站运营:北京中电创智科技有限公司  国网信通亿力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服务热线:400-007-1585      在线投稿
《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编号:京ICP证140522号 京ICP备140131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