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核电在建机组保持世界第一

发布时间:2017-09-04   来源:中国电力报

  发展新能源是实现未来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趋势,核电作为低碳能源,是新能源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国未来能源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基础。根据“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我国核电运行和在建装机将达到8800万千瓦。届时,核电作为清洁的基荷电源,将为能源结构调整作出更突出的贡献。

  “十二五”期间,我国核电机组并网运行17台,开工建设13台,在建规模世界第一。核电自主创新体系不断完善,核电关键设备和材料国产化率显著提高。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华龙一号”三代核电走出国门,国内、国外同时开工建设,为我国核电今后的安全高效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截至目前,我国核电发电量占全国发电总量的3.9%,虽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但在支撑能源结构优化、控制大气污染等方面也有不小贡献。

  “华龙一号”首堆封顶 AP1000示范工程即将收尾

  据核能行业协会发布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我国投入商业运行的核电机组共36台,运行装机容量达到3471.816万千瓦。上半年,商运核电机组累计发电量为1155.33亿千瓦时,约占全国累计发电量的3.9%。

  “十二五”后半段是我国核电增长的爆发期,而随着二代加核电项目陆续投产,我国核电已迈入“三代”时代。我国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三代核电机组“华龙一号”,首批示范工程于2015年全面开工。今年伊始,我国以“华龙一号”和AP1000为代表的核电机组捷报频传。

  5月25日,我国自主研制的第三代核电“华龙一号”全球首堆———福建福清核电5号机组穹顶吊装工作顺利完成,标志着这座全球范围内最高安全级别标准,同时也是唯一按照计划进度完成穹顶吊装的三代压水堆核电工程,将从土建阶段转入安装阶段。8月初“华龙一号”示范工程福清核电5号机组机械贯穿件安装工作正式开始。

  作为我国此前规划选择的主流堆型,AP1000示范项目最近捷报频传,6月30日,AP1000首堆补充热试所有试验项目全部完成,进入装料准备阶段。就在三门核电1号机组宣布热试成功不到两周的时间,7月13日,国家电投也对外宣布,同样采用AP1000技术的海阳核电1号机组各项试验全部结束,进入装料准备阶段。

  “华龙一号”与AP1000的顺利推进对于我国核电的发展而言是十分关键的。据相关政策规定,二代加核电站此后将不会再在中国大陆地区开工建设。而以“华龙一号”与AP1000为代表的三代核电技术将在我国核电发展的第二轮高潮中,接替二代加扮演主角。

  以AP1000为例,示范机组的进度将直接影响到采用AP1000技术的陆丰一期、徐大堡一期、海阳二期的批复,一旦示范机组成功并网,采用相同技术的核电项目将拉开三代核电机组国内批量化建设的大幕。

  广东因核电每年减少约6000万吨二氧化碳

  作为清洁的基荷能源,核电在全世界都起到很好的减排效益,以日本为例,由于福岛核事故,2011年以后日本关掉了部分核电机组。2012年,日本每千瓦时电的碳排就达到487克,远高于2011年3月每千瓦时350克的水平,2013年的日本总碳排更是超出1990年碳排水平的10.8%。

  虽然目前我国核电体量不大,但作为零碳排放、燃料消耗少的清洁能源,对于调整能源结构、节能减排有着重要作用。非化石能源中,核电具有清洁、稳定、高效等特点。从现有技术条件分析,核电作为一种可供大规模利用的能源形式,具有不可替代的综合优势,将在推动我国能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发挥重要作用。而且,除了停堆换料,核电可连续满功率运行,不受风、光、水等自然条件影响,每台百万千瓦核电机组的年发电量,相当于400万千瓦的风电或600万千瓦的太阳能机组发电量。

  大亚湾核电运营管理有限公司安全总监赵福明以大亚湾核电站为例,向记者说明核电的减排效益。他表示,按照年均上网电量450亿千瓦时计算,与燃煤电站相比,大亚湾核电基地6台机组每年减少标煤消耗约1440万吨,减少向环境排放二氧化碳约3553万吨、二氧化硫约34万吨、氮氧化物约22万吨,环保效益相当于在珠三角地区种植了近10万公顷的森林,可以覆盖半个深圳或1个香港。

  大亚湾核电站所在的广东省是我国核电装机第一大省,广东省的在运核电机组10台,装机容量1046.6万千瓦,占广东电力总装机的10%,每年为香港供电超过100亿千瓦时,为广东供应的电量占全省的17.5%。与燃煤电站相比,每年减少标煤消耗约2480万吨,减少向环境排放二氧化碳约6105万吨、二氧化硫约59万吨、氮氧化物约38万吨,环保效益相当于在珠三角地区种植了近16.8万公顷的森林。

  中广核电力董事会秘书魏其岩表示,从全生命周期来看,所有能源形式都不可避免有二氧化碳排放,只是排放量不一。核电链是温室气体排放最小的电能链,发展核电对削减温室气体排放量的潜在贡献是非常明显的。

  政策、技术双管齐下解决核电消纳问题

  随着经济增长放缓和电力需求的下降,核电消纳问题愈加明显,加之新电改,核电在竞争中面临更加复杂的环境。与所有新能源一样,消纳问题近年来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核电发展。今年上半年,全国共有5座核电站9台核电机组做出降功率或停机调整。调整机组中,除了少数机组因换料、大修等原因外,记者还注意到多台机组存在应电网要求停运或降功率运行的情形。

  位于辽宁的红沿河核电站1、2、3、4号机组,上半年设备平均利用率分别为86%、37%、32%、39%。而核电消纳问题也从东北地区逐渐南移。福建省福清核电站、宁德核电站与广西防城港核电站都有不同程度的调整。

  与其他工业项目相比,核电具有安全质量标准高、单体投资大、建设周期长、技术和资金密集的典型特点。相关人士认为,花费巨大代价建成一座核电站,就应当充分发挥它的作用,不应使核电发电能力和资产出现闲置。

  目前我国电力交易市场逐渐规范化,全社会用电量增速有上升趋势以及国家政策对清洁能源的支持,决定核电利用率较传统能源将继续保持相对高位。

  2016年8月国家能源局发布的《核电保障性消纳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提出,核电保障性消纳应遵循“确保安全、优先上网、保障电量、平衡利益”的原则,按一类有限保障顺序安排核电机组发电;对于电力供求平衡的地区,核电机组应按发电能力满发运行来安排年度计划电量;对于电力过剩地区,应按照上一年当地发电平均利用小时数的1.5~1.8倍确定核电机组保障利用小时数,而倍数的确定规则为全国前3年核电平均利用小时数/全国前3年平均发电利用小时数。

  除政策保障外,各核电站开始建设抽水蓄能等储能系统,将有效提高相应地区核电消纳能力。以广州为例,其蓄能水电厂与大亚湾核电站同步建设,后续建设的惠州抽水蓄能电站以及目前在建的阳江抽水蓄能电站对于保障广东核电基荷运行都起到了非常大的支撑作用。据了解,由于同步建设广蓄水电厂,使得大亚湾核电站3年实际每年上网电量分别较可行性研究报告预测年上网电量高出51%、15%和16%。此外,浙江省内的天荒坪与桐柏抽水蓄能电站的运行也为保障秦山核电基地相关机组运行起到了较大支撑作用。(记者 谢文川)

      关键词: 核电


稿件媒体合作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电话:010-63413737

广告项目咨询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电话:010-63415404

投诉监管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电话:010-58689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