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

发布时间: 2020-01-16   来源:中国电力网  作者:童颖

  过年,多么令人神往的二字。而时间是很机敏的,稍不留神变会疾走而去。悄然的,2019年已挥袖离开。猪走鼠来,年关在缓缓推移的时间中悄然到来。

  转眼间即是腊八了。现在忙碌,已许久不曾过腊八了。却因邻居家熬粥飘来的丝丝香气,勾起了儿时的回忆。小的时候,家里是拮据的。想喝上这么一碗粥,需得等进年关——一碗粥中,颗粒的糯米与白胖的薏仁交缠迸发出米香,乌黑的黑米和圆润可人的红小豆互促更添姿色。而白净的莲子,晶莹的桂圆,则是复合更多的滋味。那时早早便候在灶台旁,闻着丝丝的米香,肚里的馋虫已蠢蠢欲动。有云“一过腊八便是年”。不错的,腊八是年的先头兵,是年的初滋味。

  一入腊月,天气也似是感知到年的临近。立于室外,可感受到寒风扑面袭来,只得是裹紧裹紧棉大衣,且在里加更多的衣物。南方的年与北方不同,需是走运才可见雪。而南方的雪亦与北方的雪不同:北方的雪像东北汉子,奔放而又粗犷,毫不吝啬的大朵大朵的落着;而南方的雪,像极了南方姑娘,矜持而又精致,不会漫天漫地的铺开了,只会静静的悄悄的染白世间,为天地裹上银装。而当这雪姑娘白了屋檐,素了树梢时,年的前调,也就最为浓稠。

  所有的事情准备就绪了,便是除夕。天南海北,无论何处的游子异客,总总是尽全力赶一顿饭——年夜饭。年夜饭是除夕的重头,是年末的狂欢,也是团圆的象征。湖南的年夜饭总会有几样少不了的菜——蒸扣肉是必须的,片片匀称的五花肉在精心上色后与辅菜进入蒸笼融合,溢出迷人肉香;腊味在桌上也不会少的,腊鸡腊鸭腊肉在熏制后褪去原先稚嫩的本色,蒙上了带有烟火气的黑色外衣;鱼也是肯定会有的,或是整条蒸鱼,也或是剁椒鱼头,不论是哪样都定是大盘装到吃不完的,期许个年年有余的好盼头。年夜饭上比饭菜更多的是亲朋好友们的谈天说地,分享一年的收获与快乐,诉说一年间的困难与不顺。幼时的我不喜这样,觉得不如吃的来的实在。而多年过去,恍然间也成为了桌前侃侃而谈的人。

  年夜饭后等待的是辞旧迎新的那一瞬间。往往是一大家子聚在电视机前,听着春晚上的倒计时,静静的回味这一年到头,感受着即将成为旧年的时光,也怀着对新岁的期待。十,九,八......三,二,一!过年了!这是年年都会在春晚上听到的话语,却也听不厌。过了这时,家家户户都回派人去放鞭炮。担任此职的一般是家中的壮年男子。打火机咔哒一声点着引信,看着火花呲呲的逼近鞭炮之没入期中。好一阵噼里啪啦!红色的鞭炮碎屑旋转跳跃,金色的火光恣意闪烁,还有空中缓缓飘下的白色的可人细雪,夹杂着屋里飘来的年夜饭的余香,年味,在此时达到顶峰。

  尝到这年的味道,人人心中都回添上一抹温馨。离过年已不远,心中想着:愿新的一年有期,有盼;无灾,无难。

      关键词: 株洲发电

稿件媒体合作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电话:010-58689070

广告项目咨询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电话:400-007-1585

投诉监管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电话:010-63415486